吹风的包子

【信邦】且喜且怜之 2

军中盛传大将军的威名,收陈仓,进夺关中,战京索,止军颓势。天助神人的消息不胫而走。
那人斜倚着王座,只抿一口茶,掩一声轻笑,“色胚!神人若只合他这般下流,怕是诛仙台也不够用了。”
打扇的仆童静立不言,心下却了然,人只道王心系天下,与将军坐谈每至深夜,却不知他们几个门口侍候听得牙酸。
营外声声传进来“大将军回来了”,一阵忙忙乱乱的脚步声甲胄声。帘门一重重打开,风尘仆仆的少年脚步铿锵,跪拜行礼。
“免礼!”汉王眯起眼睛,嘴角斜斜挑起一个弧度。
重言红着脸,不敢直视。勉力定了定神,汇报着情况及待更定之处,来请定夺。
“并无不妥之处,即按将军说的来就好。”汉王抿起嘴,手指在座上轻扣了两下。左右会意,知是要谈“机密”了,纷纷躬身退出营帐外,几个贴身仆童守在帐门前。
“将军此一行,可有什么异闻?”汉王起身,目光黏在重言身上。
重言恭恭敬敬地回禀,偌大的营帐中,那人的脚步声分外明显,倒听的人面红耳赤。
“孤倒也有桩异闻,请将军听听。”汉王拥住他,吃吃地笑道,“这城中有座破院子,院中有池,池中有两只雄鸳鸯,前几日夜夜悲啼,白日里却神采奕奕,这几日少了一个,另一个夜里倒是不啼了,白日里却也没了精神,将军作何解?”
重言打横抱起怀里的人,“臣有一法,可让这鸳鸯再精神起来。”
王座倒宽敞的很,却容不得两个男子躺着。重言便放怀中人于王座上,两腿仍抱着置于两肩。
“阿季的鸳鸯,似已精神了许多。”
“色胚!恁多白话!”
自是春宵帐暖,一夜被翻红浪。



肉不出来……真的……我只能讲点荤段子了……
哭泣.jpg

评论(5)
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