吹风的包子

【信邦】且喜且怜之3(自行车)

http://chuifengdebaozi.lofter.com/post/1f0da511_1163251e
(时隔一年,附上上文链接,要不你直接点进我主页,反正只有四五篇文,很好找。溜走~)
重言抱着刘季,一路滚进了屏风后的榻上,锦被暖,人儿软,一番云雨过后,拥着缠作一处。
“阿季,我听闻你派郦食其去了魏豹那里。”苍白得骨节分明的手指绕着刘季的一缕发丝转圈。
“是啊,”刘季脸上的红晕稍微消去,桃眸敛水,波光潋滟,“但似乎没什么成效,重言,”他扬起头看着他,那声音几乎是从糖罐里腻出来的,“你来做我攻城的将军吧。”
重言低眸,吻上了他的额头,声音带着些沙场上的寒意,“诺!”身体却是炽热着,又覆了上去,一夜无眠。
翌日刘季一睁眼,便是空荡荡的床榻,自己的装佩整整齐齐叠放在八角凳上。不禁笑出来,“傻子,自有小童收拾,如何搁在了凳子上?”
召了仆童来整装洗漱,乌发如檀铺散在白莹莹的肌肤上,小童伏身低眉捧上衣冠,另一个取了中衣来,服侍汉王更衣。小童白生生的脖颈从翠衣里露出一小节,刘季俯身轻咬了一口,柔嫩细腻。握住小童的手腕轻轻一拽便揽进了怀里。小童声音清脆,惊慌了一下,“陛下?”
刘季眯起眼,轻舔脖子露出的部分,手顺着衣缝摸进去,握住了昂起的玉柱,把玩起来,小童的声音渐渐娇媚起来,喘息轻吟,臻入佳境,随着另一只手的前后夹击,小童忍不住,高吟一声泄了身。刘季抽出手,盯着手上腥膻的黏液,皱禁了眉头。旋即站起身,身上的小童没了支撑,摔了下去。“立刻打水来,这个东西,”刘季低头斜了一眼地上的小童,“秘密埋了,污眼得很。”
捧衣冠的小童不可见地瑟缩了一下,恭恭敬敬地回道,“诺!”
沐浴更衣完毕,刘季径直去了校场,重言和曹参正比试着,素衣皂靴,眉眼锋利。来回数十招,曹参终败于重言剑下。曹参额上的汗成股留下,眼神晶亮,“将军果然神武,敬伯心服口服!”重言哈哈笑着,拍了拍曹参的肩,“倒是多承让了。”
“二位将军都是英勇非凡,孤有今日,多劳二位护佑了。”汉王的声音从点校台上传来。
曹参重言整装行礼,汉王玄色宽袖扬起,遥遥虚扶一把,“二位将军且快快请起,不必拘礼。”
扬手召来仆从,仆从低眉顺眼,手托木盘,盘中盛着一对虎符,一纸令书。
汉王眉眼庄严,言辞铿锵,“孤今有军务托付于二位。魏王豹撕毁盟约,背信弃义,陷孤与诸位于危难。孤以礼服之不成,今愿托二位以讨贼之效。”
曹参重言二人闻言,齐刷刷皆以军礼跪拜,“臣必不辱使命。”
仆从托着木盘,盈盈走到重言面前,俯身恭敬地递上木盘。重言抬头去接,发现盘底压了一缕精心缠起的青丝。
他顿了一下,遥遥望去,刘季藏在袖筒中白嫩的手里,也握着一缕青丝,似还朝他晃了晃。

评论(3)

热度(17)